2014年7月5日

想象力第一(第一部分 前提)

半年以前做的《想象力第一》的笔记,虽不完整,我想还是有点价值的,放在这里了。

想象力第一(第一部分 前提)

Created 星期日 05 一月 2014

1、网站:www.imaginationfirst.com

2、ICI连续体:想象->创造(想象的应用)->变革(新奇的创造)

3、本书持有这样一种观点,就是根本没有即刻变革这样的东西。首先第一位的是要有想象,这需要我们的耐心和有目的、有意识地培养。在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一本园艺的书——既颂扬园艺又为你自己如何照料提供指导。

除草:

第一,你要么拥有想象能力,要么没有,没有中间过程可言;

1、如果一个人可以做梦,那么他或她就可以想象。
2、想象力是完全可塑的:我们人人都有想象力——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发展它。

第二,想象的工作机制是神秘的;

1、当你认真考虑这句话时,你就会发现它是一种“推诿逃避”之词。
2、把头埋在沙子里比创造一个关于我们大脑内部到底发生什么的精美的图画要简单得多。

第三,因为前面两点,所以不能教授、灌输、发展或培养想象。

1、我们常常害怕想象,这种恐惧有很多方面,它可以采取个人麻痹或组织惰性的形式。
2、真正的想象就是当别人都往左跑的时候,你往右跑,去挑战传统,拒绝同一性的舒适感。有些人害怕这种独行的孤立感。
3、当然,也许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害怕承认想象是可以教授之后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大多数人是选择了不让自己变得更有想象力。
4、面对这样的现实——即我们是我们自己阻碍情绪的始作俑者——可能是令人恐惧的。

这些谎言的反面——即人人都有想象力并且可以提高想象力;想象力是能被理解的,因此也能改善和提高;想象是可以传授和培养的——对我们的世界观进行了很好的总结。

为什么想象很重要

1、随着中国和印度在技术阶梯上不断攀升,在劳动力委员会看来,对于美国人来说,只有一个潜在的竞争优势,那就是:我们的想象力。
2、如果美国还有伟大之处——并且我们坚持认为它有的话——那么就是它所拥有的源于看不见的想象力之种所带来的一切,而不是从想象力之种中生长出来的那些显而易3、见的果实(财富、权力、美貌和珠宝)。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果实上了。我们需要更多的种子。
4、我们一头撞到墙上了:那墙正是我们自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和错误的信念之墙,这墙提醒我们自己是怎样地惯于栖居在当前想象变成的现实世界中的居住者——恕我直言,这不就是囚徒吗?
5、识别一个有着无穷可能的情境的最佳方式通常就是指出其中有限的几个可能。
6、太多公立学校只将注意力放在可测量的方面而将可能性驱逐在外。结果就是,太多学生都在为参加测试做更多的准备,而不是为自己以后在学校以外的世界成为一个有技巧的学习者做准备。
7、我们可以从不再使用如下观念,即在想象与责任之间的零和冲突(zero-sum conflict)中开始。有时这种观念摆出争夺有限资源的样子:连学习基本内容的时间都几乎不够,你还想让我们再进行想象学习吗?另一些时候它又摆出意识形态冲突的样子:虽然你总是奢谈想象并想培养学生的创造力,但是儿童连基本的东西都学不会。但是这完全是一种错误的选择。我们的学校越是在课程设置上,在教学时间中,在学校设计上——关注想象——他们就越能获得他们认为是负责任的结果。
8、在我们看来,在优秀的教育中,没有什么比发展我们天生的想象力更基本、更基础了。
9、如果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关注内容,而非操作内容的技巧,那么我们不能为21世纪培养出科学家或艺术家或研究家。如果我们仅仅填鸭式地塞给孩子们很多关于“什么”(what)的知识,那么我们就不能让他们对“如果什么,将会怎样”(what if)做好准备。

为什么我们害怕想象

1、人与动物不同之处——且与最好的人工智能程序不同之所在——是我们人类所拥有的,将What is引导至What if的能力。
2、然而,大部分时间大部分人都浪费了这种绝对神奇的天赋之资。我们天生就有各种想象,这些想象,如果能得到发展,便能像保时捷一样飞驰,但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却像老爷车一样行走。
3、实际上,作为孩子,我们珍爱它。然而,当我们变为大人,当我们开始习得了某种互证的规范(如果你不挑战我的社会角色之薄薄外壳,我也不会挑战你的),当我们考虑任何一种惊人的可能时,右太多的威胁牵绊我们了。作为成人,我们累积名望、地位和权力要比积累知识和觉醒(awareness)快得多。作为成人,我们有太多东西需要维护了。

如何促使它完成?

1、成为一名专家不仅需要掌握一系列技术技能,也需要像艺术家一样去操练。
2、将自己看作是追求一个目标,听从一种召唤,而不仅仅是机械地做事,这本身就是一种想象行为。而且批判地看,这也是一种反思行为。
3、行动中的反思:我们在做什么?为什么我们要做我们在做的事?为什么我们要重复我们已经做过的事?同他人一道,诚实地面对自己,是当遇到一条更好地召唤我们地路时,我们同紧紧抓住我们的恐惧和抵抗力作斗争地首要方式。
4、Steven Pressfield 的《艺术之战》(The War of Art),一本包罗万象地关于警示那些想要成为任何一种艺术家——不管是在艺术领域,还是在科学领域或政治领域地艺术家——的读者,想要成为一名艺术家,就要让自己无情地、训练有素地进行事后剖析,拆除根深蒂固地恐惧和大障碍的过程之箴言著作。
5、此能力(想象学习的能力)背后的行动理论是:近距离接触一件艺术作品(或任何研究地目标)——不管是Coleridge的诗还是哥白尼地假说——解放学生思考的能力,并让他们能够表达出新的东西和可能。
6、想象学习能力的清单:
*观/深观(Noticing deeply)——通过与研究目标之间持续的互动来识别并指出层次的细节。
*感(Embodying)——通过你的感官和情绪来体验一件作品,并且将这种体验用身体表达出来。
*问(Question)——通过你的探索来问“为什么”和“如果什么,将会怎样”。
*识/识别模式(Identifying patterns)——找出你注意到的细节之间的关系,并把它们归为各种模式。
*联/建立联系(Making connections)——将你发现的模式与(你自己以及他人)之前的知识和经验联系起来。
*情/表达同情(Exhibiting empathy)——理解并尊重他人的经验。
*意/创造意义(Creating meaning)——对你所遇到的事情进行解释,并且将你的解释与他人的观点进行综合。
*行/采取行动(Taking action)——在整合的基础上,通过一个项目或一个行动来表达你学到的内容。
*思/反思和评估(Reflecting and assessing)——回头看看你学到的内容,找出那些仍有挑战的部分并开始新的学习。
7、它们是本书的DNA,通过它的实践和故事贯穿始终。当你读的时候,你要自行寻找这种想象学习的能力;我们并不总是把它们直白地表述出来。当你生活地时候,你要继续寻找它们;同样它们也不会在生活中自行唤出。你能注意到事情背后地复杂性吗?你知道该怎样用你的全部身心去倾听吗?如何发现重复出现地模式?如何解释它们并把它们付诸行动?你知道如何反思你体验过的事吗?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