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7日

了解麻将文化(摘录自《麻将真经》第一部分)

  1. 邓小平同志约人打麻将往往是这样说:“来搬砖啊!”
  2. 休闲是一种古老的哲学。“休”指吉祥;“闲”指道德。广泛一点说,“休”指休养、吉庆、欢乐;“闲”指闲适、恬淡、闲雅。休闲是一种生存状态,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人生境界。
  3. 工作是手段,而休闲才是目的。而且休闲最能体现出生活最真实的品质和状态。
  4. 麻将历史悠久、雅俗共赏、老少皆宜……
  5. 毛泽东:“我说过,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第二是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三是麻将牌。不要看轻了麻将……你要是会打麻将,就可以了解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关系,麻将里有哲学。”
  6. 打麻将是毛泽东所喜爱的一项娱乐活动,工作之余,他经常和叶剑英及他的政治秘书师哲等人打麻将。毛泽东习惯把打麻将叫“搬砖头”。他说:“打麻将就好比面对这么一堆‘砖头’,这堆砖头就好比一项艰苦的工作,不仅要用力气一次一次、一摞一摞地把它搬完,还要开动脑筋,发挥智慧,施展才能。就像调兵遣将,进攻敌人一样,灵活利用这一块一块的‘砖头’,使它们各得其所,充分发挥作用。”
  7. 毛泽东还说:“麻将里面有辩证法。有人一看到手上的‘点数’不好,就摇头叹气,这种态度不可取。世界上一切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打麻将也是这样。即使最坏的‘点数’,只要统筹调配,安排使用得当,也会以劣代优,以弱胜强;相反,胸无全局,调配失利,再好的‘点数’拿在手里,也会转胜为败,最好的可能变成最坏的。事在人为!”
  8. 据《人民日报》等权威报刊介绍,麻将起源于中国古代夏商时的博戏,盛行于春秋和秦汉。唐宋时,演变为诗牌和叶子戏,流行于民间。至明朝天启年间,叶子戏演变为马吊牌,并盛行于明末清初。据清人金学诗《牡猪闲话》说,马吊牌发展到清朝的康熙年间,已演变为一种叫做“游湖”的默和牌。之后,默和牌因受一种叫花牌的影响,演变为麻雀牌,又叫“麻将牌”。
  9. 麻将能够在社会上存在和发展,必然有它存在和发展的理由。
  10. 有不少英国人都会打麻将,而且把麻将的术语“吃了”“碰了”“和了”使用到日常生活中。
  11. (小故事)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中国大使馆准备举办一个舞会,因为大使夫妇喜欢跳舞。后来因有几桌麻将,把客人吸引走了,舞会始终没有搞起来……
  12. 要以娱乐的心态去娱乐,不要以赌博的心态去娱乐。
  13. 两类“工作麻将”:(1)上级赢下级(2)上下级一起赢老板,老板赢国家。本质上是权钱交易。
  14. 病理性赌博属于“冲动控制障碍”,又称“病态赌症”。这类人大都经历三个阶段:开始小赌,以娱乐心态参赌而步入赢钱阶段,心里充满乐观和自信,体会到少有的快感;然后进入输钱阶段,总想翻本、东山再起,然而往往是“天不遂人愿”。继而人格发生变化,开始说谎,疏远亲人,漠视家庭;最后进入沮丧阶段,心里充满紧张、自责、抑郁、恐慌、绝望,像吸毒的人面临毁灭的危机……
  15. 不是经过自己辛勤劳动挣来的钱,永远是别人的钱。赌博场上赢来的钱永远是个魔鬼,这个魔鬼总有一天会把你吞噬掉。
  16. 蒋介石曾经说过:“麻将是最能表现中国人智慧的一种娱乐。”爱国将领张学良,活到100岁高龄,他笑谈长寿秘诀时说:“一爱江山,二爱美人,三爱麻将。”还有梁启超、徐志摩、梅兰芳等都是麻坛高手。
  17. 笔者熟悉的两位已经离休的市委书记,一位十分忧虑地对我说:“哎呀!成都麻将泛滥成灾,危害太大了,把人们的理想淹没掉了,我们的后代就这样下去吗?”另一位则愉悦地对我说:“成都享有休闲之都的声誉,麻将功不可没啊!我们的农家乐办得那么有特色,没有麻将能维持下去吗?革命的终极目的,就是让人民群众生活快乐!
  18. 香港安葬电影明星张国荣的陪葬品,除了唱片还有一副麻将。你可知道,成都还有一支麻将志愿队,建立了电话热线,专门为空巢老人服务。孤独老人想玩麻将,“一缺三”的时候只要打个电话,他们就提着麻将上门服务……
  19. 《王蒙自述:我的人生哲学》,其中有一段这样叙述:“在人的各种各样的毛病中,在各种骂人的词中,无趣是一个很重的词,是一个毁灭性的词。可悲的是,无趣的人还是太多了……不哭,不笑,不问问题,不打牌,不唱歌,不幽默……”王蒙一连说了 25 个“不”,接着说:“我有时甚至会偏激地想‘宁做恶人,也不要做一个无趣的男人’……”
  20. 中国老百姓一般都睥睨“无趣”的人,说:“不说,不笑,死了阎王都不要。”打麻将,其实就是图个有趣。
  21. 麻将不等于赌博,麻将与赌博之间没有必然联系。赌不赌博是人的问题,不是工具的罪过。
  22. 2007 年 6 月 7 日《人民网》发表一篇文章是这样说的:“麻将是正宗的国粹……麻将运动在我国城乡更是普遍,流行范围涉及到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已经进入到千家万户,成为我国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智力体育活动。麻将运动的客观存在是当今中国任何人都无法回避的现实……一味地禁止有着群众基础的娱乐活动,而不去为老百姓的文化生活着想,这种思想到了该抛弃的时候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