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7日

买房,买车,还要找个漂亮老婆

记得,高中时代的某位老师(王妈 or 夏妈)讲过一个故事,下面用第一人称叙述个大概:

从前,有一个学生对我说,他的梦想是“买房,买车,还要找个漂亮老婆”。正好前段时间,他结婚了,邀请我去参加婚礼。现在,他房子、车子都有了,但新娘子却并不漂亮,于是我和这个学生聊起了他以前的梦想。“你以前不是说过一定要找个漂亮老婆吗?现在怎么……”我问他。他笑了笑,说道:“这几年我的想法变了。不一定非要长得多漂亮,我喜欢她,就够了。”

当时,听过之后,没有太大感觉;今天收拾行李时又想起这个故事,忽然发现,这才是真爱呐!有句老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位哥们一定在他老婆身上看到了比外表更加可贵的东西。就像电影《夏洛特烦恼》中刻画的那样,和“女神”秋雅比起来,马冬梅长相普通,大大咧咧,脾气暴躁;但是,电影演到最后,我也和主人公夏洛有同样的感受:马冬梅比秋雅好一百倍!具体好在哪里,看过电影,自然能够体会。

潜意识里,我对“美女”总会保持一种警觉与怀疑。其实,不单是“美女”,似乎对一切精致而美好的事物都有类似的感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虽然美丽的人与物的外表总能吸引眼球,但我始终觉得,那种美丽不够真实、不够可爱。

有一次,在某咖啡厅看见一位典型的文艺青年——皮鞋、格子衬衫、领结、圆框眼镜、礼帽,面前一杯咖啡,他静静地坐着,略带忧郁地望着窗外。天哪,真受不了这样的文艺青年。我好像在电影里,在电视剧里,在其他城市的路边咖啡厅里也看到过一模一样的身影。精致的店铺装修,精致的桌椅,精致的衣着,精致的人物表情,这一切,精致得可怕!没错,就是“可怕”,只能找到这个形容词。当时,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现在大概明白了,我察觉到这种精致背后的空洞无物。似乎眼前这个人并未真实存在,他不过是另一个人的复制品,一件精致的复制品。

基于同样的原因,我与一些很喜欢美好而精致事物的朋友,交情相对淡了。在上海滩的十里洋场,在金碧辉煌的大商场,乃至在聚餐时稍微高档一点的餐厅,心里都隐隐觉得不安。在这些地方,嗅不到真实生活的味道,或许,是因为我这个乡巴佬没怎么见过世面吧。

一颗不停追求美的心,是丑陋的,曾这样告诉自己。大概,能通过追求得来的美,都是肤浅而表面的,而人们在追求的过程中,容易迷失掉真正的自我,那个可爱、真实、活生生的自我。

桩白墨曰:水至清则无鱼;莲花生长在淤泥中;近乎完美的人,没有一点生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